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

「啊!」

沈振榮臉色瞬間變得蒼白,自己只能石化自己的表皮,下面還是正常的血肉,鑽心般的疼痛讓他忍不住慘叫一聲,渾身冷汗都下來了。 「彤彤快跑!」 沈振榮顧不上自己的傷勢,當即轉過身,左手裏出現了一張石遁符,朝着沈彤彤拍過去,想要拼盡全力先把孫女給傳送離開。 然而他的左臂剛伸出,遠處另一道紅芒閃過,紫葵蛇的尾巴就像是一柄鋒利的刀刃,直接把他的左臂也給齊肩切斷! 撲通! 沈振榮的斷臂掉在地上,手裏的石遁符沒有來得及交到孫女手上,就落在地面上。 「爺爺!」沈彤彤驚恐地叫出聲來。 「快走!拿起石遁符快走!」沈振榮儘管疼得面無血色,但還是急促地喊道,對他而言,孫女的命比自己要重要。 …

Read more

指導員沒讓他走,「讓我申請這個申請那個,打了好幾十塊的電話,總得讓我看看是啥好東西吧?」

林隨安道,「信肯定不能給您看的。」 「有這麼大塊的信?」 林隨安拿過小刀把包裹拆了,裏面沒有信,就一份報紙。 指導員耳聰目明地看到了兩個字,高考啥的。 「這是家裏人參加高考了?」 林隨安這會兒的嘴角已經翹了起來,一目十行地把報道看完,又把視線放到報紙正中央那張照片上,照片上的人兒眸若星海、笑容明媚,更是帶着省理科狀元的意氣風發。 指導員這會兒也湊了過來看到了照片上的人,他問,「這是你妹?」 「我媳婦。」 …

Read more

~

在男子的內心排行榜中,追「顏值絕佳異性」的方面,是要落後於「遊戲」的。異性只有自己一個人追的時候,假若自己是榜一大哥,自以為可以追得上,可以很瘋狂。但「異性」有很多人追的時候,自己追只是跟風而已。 而「遊戲」不同,玩的人越多越火,陷入其中后,就愈發團結。 這就是卡瑞特在發現魅魔竟然來到風撫大陸時,進行的布局反制。 【白靈鹿麾下的某位年輕監察者對衛鏗追問:女魅魔被克制死了,如果男魅魔怎麼辦?衛老爺:別問我,我不是女的,男的管好自己就行了。其他的秩序神去教女德還是什麼我都管不了。】 ~ 真理聯盟。 藍和黑色的法袍下,塞恩斯本體,看著目前的局勢,臉上一直是在思索。 作為「科學」代言人的他,其頂點的智力,對幾乎所有的事情都是「不假思索」的。但現在是他在猶豫。 …

Read more

來到醫院,林天成徑自去了會議室。

會議室裡面,除了陳偉剛和十來個不認識的醫生外,還有中醫藥大學的十個實習生。 「陳老師,我們的林神醫來了,會議就開始吧。」臉上傷痕纍纍的錢浩明,目光有些陰冷地看了林天成一眼。 他可是知道,今天的這個會議,就是專門給林天成準備的,目的就是讓林天成滾蛋,殺雞儆猴。 陳偉剛臉上同樣沒有消腫,他面無表情地看了眼林天成,道:「知道今天為什麼開這個會嗎?」 林天成心中略感不妙,搖了搖頭,「不知道。」 「你好大的膽子!」陳偉剛突然加重聲音,爆喝一聲。 昨天林天成不顧他的勸阻,擅自給孫大姐的孩子診病,而且還開了處方,萬幸的是林天成誤打誤撞,醫治好了孫大姐的孩子。可就算這樣,也讓他遭受了一場無妄之災。 直到現在,孫大姐丈夫那沙缽大小的拳頭,還會時時在他的腦海不斷的盤旋。 …

Read more

一場有關於衡陽城未來命運的會議,正在進行着。

當時的胡彪他們這些貨色,正慶幸著在連續兩次天、兩夜,再加上了一個上午的戰鬥之後。 眼前鬼子們的進攻力度,居然是有些無力了起來,並且逐漸的挺火。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鬼子們發現新市街這麼一個突破口,實在無法打進來后,終於將目光轉向了其他的方向了。 不過管他了,最少也讓到體力達到極限了的胡表他們,也能夠松上那麼一口氣。 趁著這麼一點時間,好好的包紮一下傷口,吃上一點食物和水;如果可以的話,他們還希望可以睡上那麼一小會。 哪怕僅僅是半個小時,那也是極好的…… 而在那一場重要會議的與會人員中,除了第10軍的軍長方將軍之外,還有軍參謀長、第3師、預10師、第190師,這麼3個他手下的師長。 一共是五人,為城內所有人人的命運商議了起來。 …

Read more

突然,她眼睛一亮,指著前方的服裝店:「夜司爵,我們去看看這裡的衣服吧。」

聽說,男人都不喜歡陪著女人買衣服的,因為女人有選擇困難症,不停的試衣服,讓男人選擇,她覺得,她找到方法了,可以一試。 慕夏的眼睛亮晶晶的,夜司爵看她開心的樣子,哪裡會說個不,直接帶著她走進去了。兩個人在裡面逛了一圈,慕夏身後跟著的導購手裡就拿了十幾套的衣服。 「夜司爵,你在這裡等著,我去試衣服。」慕夏挽著夜司爵的手臂來到試衣間的位置,讓夜司爵坐下,她去試衣服。 夜司爵蹙眉,這衣服不都是按照她的尺碼選的嗎?為什麼還要試一下?喜歡就全買了,穿上不喜歡扔了就是,再說了,他的女人,穿哪件都好看,不過,既然她願意試,他就不會阻止,畢竟這是她的興趣愛好,他願意寵著她。 「去吧!」夜司爵溫柔的摸了摸她的頭,語氣寵溺的說著。 喜馬拉山脈! 當初不是沒有國家來這裏堪查。 只是這裏地處平原,真當海嘯來臨之際,絕對會被化為一片汪洋。 …

Read more

她的任務,就是睡到霍錚,然後拍下視頻。

如果成功了的話,華森會給她五百萬巨款,並且將她送出國去,確保她不會早到霍錚的打擊報復。 五百萬,普通人可能一輩子都賺不到這麼多錢。 所以葉楚楚心動了。 拼一拼吧! 萬一成功了,她下半輩子就不用在酒吧賣笑,不用為生計發愁了。 雖然年紀輕,但是葉楚楚卻現實得很,身上也絲毫沒有屬於年輕女孩的純真和善良。 她今晚上又來了,穿著夜笙歌服務生的制服,自己還特意改良了一下,越發凸顯身材。 這裡的人都以為她是霍錚的情人,所以沒人敢惹她,她混得如魚得水,甚至話里話外的,都以霍錚女朋友的身份自居。 …

Read more

他找來這朵「睡仙」,並不是為了他自己。

其實是為他的大哥顧子龍突破到大乘期乘期境界做準備的。 現在,大哥危在旦夕,百里焱當然不會吝嗇這朵「睡仙」。 他當初答應過白葯宗,只要他能救活大哥,就立馬將「睡仙」給他。 但現在,大哥已經徹底病入膏肓,百里焱不怪白葯宗的煉丹術,只怪自己沒有及時把他請來。 刀疤男的臉上明顯有些不情願,「會長,那寶貝可是你拿命換來的。副會長的傷勢完全沒有好轉,憑什麼把這寶貝給他?」 刀疤男的心裡一肚子的憋屈。 這個鬚髮盡白的老者自稱是什麼煉丹界中的葯宗,擁有比東城區煉丹師協會總部聶會長更高超的煉丹術。 可結果呢?他除了給副會長餵了一顆丹藥,根本什麼都沒做。 …

Read more

「黛姝姑娘,他們不會認為,陳瑜看這些石刻領悟了什麼高深功法吧?」劉叉和黛姝想到了一塊,有些好笑又有些殷勤地道。

陳瑜之前看這些石刻吐血昏迷,也不知道是怎麼傳的,一些修士竟認為陳瑜是領悟了什麼高深功法,只因境界低微身體無法承受這才遭到反噬。 其實也難怪他們會有如此想法,據各種資料記載,整個如意宗除了傳功石壁之外,也就這裏才出現過文字。一些人因此會想,在遭到毀滅之前,如意宗的弟子會不會也來這裏留下石刻,這些石刻里,會不會包含對功法的某些領悟? 片刻后,小花已經無聊地開始打哈欠,卻見陳瑜突然停下腳步,並且緩緩睜開了眼睛。 此時陳瑜臉上一片平靜,手中直刀穩定如盤,清澈見底的雙目流露着自信。 驀然,陳瑜全力運轉修為,渾身激蕩出醇正的淡紫色氣息。只見他一步跨出,越過幾叢金菊,臨近石壁之時手腕輕抖,簌簌聲響霎那而起,石屑飛濺之下所有人都看到,他正在石壁上刻字。 「這是臨摹。」黛姝很快判斷出陳瑜在作什麼。 「一切都是安排好的!」石屑紛飛間,在奚從游的字跡旁邊,另一列幾乎一模一樣的字跡,隨着陳瑜收刀而出現。 「黛姝姐、劉叉你們看!」陳瑜回到二人身邊,道:「我自五歲開蒙至今已經十一年。這十一年來,就算進入如意宗之後,我仍然每天都在堅持練字。但是你們看……」 …

Read more

「哪裏學會的花言巧語?到時候要是把你放出來,不知道要禍害了多少好人嫁的姑娘。」林暮撇撇嘴。

「不會,我已經在深宮駐足,而且這些話都是我只對暮兒的肺腑之言罷了。」容修看着小人兒傲嬌的模樣,莫名覺得林暮有些小女人的嬌嗔模樣。 「花啊草啊,侍女啊,這麼這麼多,誰知道你還會對誰說……」林暮繼續維持着臉上的表情,但是已經被容修的情話打動的她的臉頰上出現了一絲紅暈。 「害羞了?」容修裝作要看看林暮的臉頰,林暮直接把手捂在容修雙眸上。 「你也就能欺負欺負我罷了。」林暮羞澀的轉頭,不讓容修看見此刻已經滿臉通紅的模樣。她覺得她不需要再抹胭脂了,此刻自己的臉頰甚至比胭脂還要紅潤些許。 「暮兒,等我批改完奏摺,我帶你去外面看看,正好也當做放鬆心情。」容修看着林暮的這番模樣也不打算繼續欺負她了,大手一攬,把小人兒成功的攬在懷裏。 「唔……我們要從正門出去嘛?」林暮覺得,若是一國之君這麼任性的話,那她豈不是要成為妖言惑眾的蘇妲己?不不不,這可不行,她才不想成為被人人唾罵的禍國殃民蘇妲己。 「我們要不然從後門溜出去吧?」容修點了點林暮小巧的鼻尖。 「如果從正門出去,那跟平常出門辦事有什麼區別,不如我們偷偷從後門出去,微服私訪一下民情。」 …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