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

洛蔓的目光在兩人之間徘徊,里木怎麼從來提過,他和道君有聯絡?

「道君自然一言九鼎。」里木端著酒杯,跟着兩人出了門。 「你跟着我做什麼?」她壓低聲音。 「我叫他來的。」道君沒回頭。 「不是要去...」 「他要見天牢裏的一個人,正好你也想去。」道君又補了一句。 「心有靈犀。」里木笑嘻嘻地說,「我就知道你把我的話放在心上。」 怎麼就那麼巧? 在道君面前,她不想表現的跟里木熟悉,故意皺着眉,離他遠遠的,可里木像是不明白她的想法,總是湊到她面前,做出跟她很親密的模樣。 …

Read more

他抬頭瞧了瞧東南天際,忽然想到孟軻,自己自從上了東皇山,便少有關心過她,一則是大事連連,東皇山陷落,他一心為保住東皇山、復活師姐而忙碌,二則是兩人畢竟只當初在東皇山迷離谷過了一兩月,比起感情,只怕比之師姐又要遜上些許。

此時想來,那丫頭對自己如此情真意切,為了修復自己經脈,竟不顧生死,數次歷險大荒,自己倒是那個絕情寡義之人,心中不禁有些慚愧。 「此去南蠻,還有多久?」唐寧問道。 少女沉吟半晌,道:「約莫還得半月功夫才能靠近南蠻邊境,不過想要進入南蠻,只怕還得下舟走路。」 又解釋道:「祁水流入南蠻,謂之寒江,寒江水勢頗為險惡,向來無人行舟。」 唐寧點了點頭,又問道:「那姑娘可知,南蠻雪嶺峰所在?」 哪知少女聽到「雪嶺峰」三字,登時全身一震,面色雪白,直直望着唐寧,聲音也微微有些顫抖道:「公子……要去雪嶺峰?」 唐寧有些奇怪她的反應,點了點頭,道:「有個故人住在雪嶺峰,既然來了南蠻,便想去看看。」 少女卻忙搖頭道:「去不得,去不得,那雪嶺峰住着個大荒妖女,聽說但凡靠近的人,都死了,公子莫要去那裏。」 …

Read more

葉飄總算可以將拉克絲放下來,坐下來休息一會了。

「亞當,你累嗎?都背了我一天了。」拉克絲有些不忍地看着葉飄。 這一路走來,她可以說是相當的輕鬆,只要趴在葉飄的背上就行了。 「還可以,還有一天多的路程我們應該就可以走到邊緣地帶了吧。」葉飄從背包里拿出一包餅乾,就著果粒橙就吃了起來。 「怎麼樣,你要來一點嗎?」葉飄將餅乾往拉克絲的面前晃了晃。 「這是餅乾嗎?」拉克絲看了看葉飄的手上,餅乾這種東西在王城中就有售賣,不過價格十分的昂貴,因為那是從遙遠的皮爾特沃夫進口而來的高檔食物。 一般只有家境富裕的貴族才吃的起,拉克絲也吃過幾次,不過皮城的餅乾味道實在不咋地。她吃過幾次之後就再也不吃了。 不過現在這種情況也由不得她挑三揀四了,葉飄遞給了她,她就接過去吃了起來。 「哇,好脆好甜啊,你這是什麼餅乾,皮城還有這麼好吃的餅乾嗎?」拉克絲吃了一口之後立馬就大呼好吃好吃。 …

Read more

前面的幾場比賽是打着玩的嗎?

打李長庚幾人的時候,完全沒看出來啊,感覺誰跟周鴻宇都能過上幾招,雖然是必輸無疑! ······ 這一刻,真的驚呆了所有人。 陳泉此時陷入了深深的自我麻醉之中,周鴻宇打王鑫用了10秒,我和周鴻宇對決起碼堅持了1分鐘以上。 那我豈不是,能打6個王鑫······ 擂台下觀戰的李長庚更是無語,前面的比賽是在逗我玩嗎? 這麼強! 至於康太平? …

Read more

便有人湊到她跟前,壓低了聲音說:

「瞧她這樣的小丫頭應該是沒見過什麼世面的,不如我們這樣……」 有那人開口,其餘人更是你一句我一句地說了起來。 過了許久,幾人將事情捋了一遍。 白彥雲滿意勾唇,「就按照你們說的辦。放心,事成之後,有你們的好處。」 「謝謝彥雲姐!」幾人異口同聲道。 …… 樓下,舞池中男女舞姿優雅。 葉瓷則慢條斯理地夾著吃的。 …

Read more

便有人湊到她跟前,壓低了聲音說:

「瞧她這樣的小丫頭應該是沒見過什麼世面的,不如我們這樣……」 有那人開口,其餘人更是你一句我一句地說了起來。 過了許久,幾人將事情捋了一遍。 白彥雲滿意勾唇,「就按照你們說的辦。放心,事成之後,有你們的好處。」 「謝謝彥雲姐!」幾人異口同聲道。 …… 樓下,舞池中男女舞姿優雅。 葉瓷則慢條斯理地夾著吃的。 …

Read more

他很自覺,化作不死龍槍飛上天空,匯聚浩蕩神力,龍首鋒刃中飛出一條白色的光龍,一槍墜下,如流星撞大地,直接落在了黑色的火山上。

遠處,轟鳴震耳,自家的法寶也終於成熟了起來,羅墨幫他計劃的訓練可以取消了。 不死龍槍的一道攻擊在黑色的火山上炸開,頓時將整座黑色山體都崩碎,巨大的石塊漫天飛舞,厲鬼殘屍如雨點般灑向遠處,衝擊波將大地清洗了一遍,羅墨頭頂吞天魔蓋灑落烏光,將他護住,在巨浪般的衝擊波中撐起一個護盾。 這才是帝兵之下第一法寶的威勢嘛! 身兼遮天法和永生法兩種體系的法寶,材質不凡,道紋用的是先天道圖,刻印的陣法更是以大煉寶術為基礎,還有其它許多三千大道的陣法在其中,可以說紫龍的起點比那些帝子都要高。 作為一件法寶,他未必沒有證道的希望。 不僅有,而且還很大。 遠處,一朵白色的蘑菇雲升了起來,無窮無量的屍鬼在第一時間全部被滅,那座黑色的山體也化成了灰燼。 餘波過後,一個巨大的坑洞出現在原地,殘留着向四面八方輻射的痕迹。 …

Read more

鄭圓圓臉頰微微一紅,見所有人看向自己,咳了一下,「那個男的,是我男朋友。」

方初晴眼睛瞬間紅了起來。 賤人,她竟然敢說趙廷哥哥是她男朋友,就憑這個賤人,她配嗎? 刁斌繼續,「你有什麼證據說那個男人是你男朋友。」 證據…… 是啊,證據,趙廷哥哥現在在演習,就連趙家人都聯繫不到他,只要聯繫不到趙廷哥哥,鄭圓圓就沒有證據證明她和趙廷的關係,那麼,她水性楊花的名聲也就坐實了。 方初晴眼睛又是一亮。 鄭圓圓也跟着蹙起眉,現在趙廷全封閉,聯繫不到,她要怎麼證明。 侯子冀卻是開口。 …

Read more

言夫人習慣用命令性語氣和人交流,和安宜說起話來,也下意識的這麼做了。

只可惜,安宜不是她的下屬,也不願意成為她的女兒,淡淡的搖搖頭,說道:「不了,我父母要來看我,我要和他們一起去吃飯。」 安宜拒絕的乾脆,說完轉身就走,腳步快到兩人都沒有反應過來,等到他們想去追的時候,言先生拉了拉言夫人的胳膊。 「算了,我聽她那意思,是要和養父母見面,我們再追過去,也不合適。」 言夫人想起安宜剛才甜甜的喊媽咪,笑着撒嬌的樣子,心裏很不好受,這是她十月懷胎剩下的女兒,怎麼就被其他人搶走了。 「那不正好,你不好奇她這些年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,不好奇是什麼樣的人養大她,才會給她慣出這麼多的毛病。」 「我……這不太好吧,弄不好會出笑話的。」 言先生有些猶豫,但他無論大事小事,都拗不過言夫人。 「走吧。」 …

Read more

余家墩非常高興,自己剛出來便遇到這種好事。

香木漲價那可不常見。 「那我也進去,大家一起砍伐。」 為了提高進度,余家墩打算親自進農場砍伐樹木。 「我跟你一起去!」老喬治也掄起袖子,大家加油砍伐。。站在角落陰影處的胡崢已冷眼看着,待得他發泄過後,才吩咐下人將動彈不得的報訊死士拖了出去。 枯瘦的手輕輕地掃著嘴上的兩撇胡,他瞅著外強中乾的王爺舅兄,心想他這次的憂慮是對的。 他們現下面對的,不再是手無寸鐵任人拿捏的敵手,可以肯定對珠玉聯璧下手的絕對是『蟄獵』京中派來的人。只 《蓬門伊始》如夢令卷六章五被狙殺的衛子謙(上) 冬日午後的太陽甚是舒服,就是眼前這人令浮光有些不喜歡。 …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