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

拉著蘇景行喝的最後,趴在了桌上。

本來這種事,蘇景行是不想大張旗鼓的。 可老吳硬是要辦,攔著也沒用,只好隨他。 好在一番慶祝后,總算消停下來。 只不過,大夥再次看向蘇景行的目光中,多了絲敬畏。 八品,比九品更進一步。 關係一般的,本能畏懼。 包括幾個管事,打招呼的時候,更客氣。 就是古波、孔大寶等原先搬屍隊一隊的人,也有些拘謹。 …

Read more

喬安的手上還拿著那隻正在直播中的手機。

直播間里還是只有那個叫小魏的唯一觀眾。 「你就是我們要找的那隻鬼吧?」喬安突然對著手機說。 直播間里出現了兩個紅色的彈幕。 「你猜。」 喬安本只是隨便問問,沒想到對方真的會回答。 「能給個提示嗎?」喬安一邊在左邊的房間中找阿亮,一邊分心提問。 「來找我吧,找不到我,你們所有人都要留下來陪我。」 直播間里飄出了這樣一句話。 …

Read more

當然,還有一個可能。

寧蓉被姜素曦給救走了,那樣危害反倒還小一點。 刀疤男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性,轉身以極快的速度,回到了副會長的帳篷,並且將這些事情都告訴了百里焱。 百里焱大腦中緊繃的情形才剛剛得到了放鬆,沒想到現在反倒又綳的更緊了。 「快,讓公會內所有弟子提高警惕。營地外偵查的弟子,再向外推進百米,不能放過任何可疑的人。」 如果寧蓉真的跑到了或是被魔狼傭兵團的人給抓住了,他肯定會被逼問出副會長的病情。 到那個時候,魔狼傭兵團必定會大兵壓境,黑暗工會恐怕就等不到三天之後了。 林天成責怪自己,不應該有婦人之仁。 他留寧蓉一條性命,一來是想要將其作為人質,二來,這丫頭只能算是林天成和寧仇天之間較量的犧牲品,本是無辜的。 …

Read more

「你們這還有松茸,那不是生長在海拔很高的山上嗎。」楚樂不解的問道。

「其實松茸有很多種的,各地不同,所以也有不同,不過的確要上高山,不過我們幾個就不去了,老獵叔他們偶爾會上山的時候會發現一些。」李方指著遠處的高山說道。 「方子,回去和你商量個事。」楚樂對著李方說道。 「什麼事,還要回去再說。」李方不解的問道。 「回去了再說,讓我捋一捋思緒。」 「好吧,趕緊走吧,老獵叔他們都走遠了,我們趕緊跟上。」 一行人來到走了半個多小時,來到一條小溪邊,沿著小溪往上遊走去。小溪上游是一個小水潭,水潭邊有一塊空地,空地上有一些生火的痕迹。這是老獵叔和六叔公這些跑山的在這邊生火做飯留下的痕迹。 「我們中午就在這吃飯吧,等吃完了休息一會在繼續上山,晚上住老木屋那邊。」老獵叔放下背包說道。 「好的,都聽老獵叔的。」李方回了一句。 …

Read more

方才他出手救下金蝶,黑山鬼王含恨在心,故此盯上了他,只針對他一個人出手。

「轟隆!」 他被黑山鬼王掃出的陰風掀飛,撞擊在了一具神傀上,發出哐當一聲。 「壞了!」顧不得吃痛,紀凡心中一驚,一隻巨大的鬼爪如小山般朝他這個方向探來。 「顧不了那麼多了!」他眼中血光一閃,當即便打算祭出真靈法相對抗。 不過沒等他凝聚真靈法相,那探來的鬼爪卻突然縮了回去,沒有再繼續攻擊,轉而抓向在場其他人。 這是一場驚變。 無論是黑山鬼王的出現,還是它突然放棄攻擊紀凡,轉而攻擊其他人,都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 不過毫無疑問,黑山鬼王的實力絕對達到了通玄境,哪怕在滅神澗內無法動用法則意境,它的實力也極度強大,根本沒有人能夠與之抗衡,就是那幾名老怪也做不到。 …

Read more

事情也果然如劍閣副閣主所言,名揚天下的誘惑,沒有多少人可以忍住,獵人很多,但獵物卻只有一個。

很多人都在等其他人先動手,但有些時候,先動手也意味着先機,縱使明知兇險,但名利面前,又有幾人可以剋制住自己的慾望?! 沒過多久,就有人動手了。 動手的不是關隴集團和正魔兩道的人,而是散修,一個大宗師的散人,他一直混跡在散人里,本身在江湖上也沒來得及闖出名聲。 這一次正好可以藉助顧沖揚名立萬。 就在這人動手的剎那。 四野茫茫,黃光瀰漫,到處都是朦朧朧一片,有陣陣咆哮聲從遠處傳來,震耳欲聾,驚動八方。 與此同時,一道黑衣身影持劍,黃色劍光沖霄,凌空懸浮,無盡劍氣環繞,如一尊劍神,道道劍氣龍捲激蕩周側,威勢極其強大。 此人目光銳利,手中長劍晶瑩璀璨,一道道劍光被他斬出,直襲顧沖而來,強橫無匹! …

Read more

所以她趁著楚若雲發難之際,將糕點換了。

「你這賤人,到底想做什麼?」楚若雲連支起身子的力氣都沒有了,只能躺在榻上,惱恨地瞪著楚鳳九。 「這話不是應該問二妹妹嗎?」楚鳳九語氣冷漠,居高臨下睥睨向她,「二妹妹處心積慮帶我來這裡,不單單是為了讓我休息吧?」 「你種下的因,還是自己承受這結果吧。」 魅香的作用,她們會不知道。 既然她們用了此物,用意也就不言而喻了。 「楚鳳九,你竟如此狠毒!」楚若雲氣得雙目通紅,「壞了我的名節對你有何好處?」 「二妹妹記性不太好,難道連神志都不清醒了嗎?」楚鳳九冷冽開口。 她眸底儘是冷意,一字一句道,「你乃是咎由自取,與我何干?」 …

Read more

橘秋嚇得魂還在天上飛,手顫抖的接了過來。

天吶,她的大小姐怎麼變成了這番模樣。 良久之後,南昕予的院子裏傳來了驚恐的尖叫聲。 。 (防盜章節,明天改回來) 以身化龍,綜合潛力方面夏洛特聖主不比凱多差。十二符咒的強大力量讓他比起凱多更加難纏。 雖然凱多還多了風刃等技能,但夏洛特聖主天生擁有永生的能力。 而未來等待他成長起來,可以將馬符咒運用到別人身上,他將成為這個世界最為頂級的醫生。 電光眼、龍爆破,近乎無敵的力氣…… …

Read more